“噗!”

在没有任何预兆的前提下,当宁琅迈上八十层的那一刻,一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身体的各个方面袭来,宁琅直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双腿如同灌了铅一样难以移动分毫。

“该死!怎么会这么重!”巨大的压迫感让宁琅说话都变得困难,他本能的想调用灵气来和这大道威压抗衡,谁料想体内的灵气也被压迫,不管宁琅使用什么办法,灵气都没有半点动静。

怪不得从来没有人登顶过,连八十一层都如此困难,更别说九十一层了!

宁琅咬着牙,全身青筋暴起,此刻看上去十分狰狞。

大道威压,玄之又玄,根本找不到任何抵抗的方面,现在也只能靠着自己的意志力去向上攀爬。

宁琅挣扎着站起身,脸上涨红地看了一眼头顶,就差几步,就差几步就能钻入云端。

他艰难的迈动脚步,缓缓把脚踏在了第八十一层的台阶上,然后另一只脚再重复着刚才的动作,虽然很慢,但最终还是两脚同时落在了第八十一层。

压迫感骤升。

就在这个时候。

整个登神梯上已经只剩下十人。

分别是宁琅、君尧、季北、林惊天、白关月、罗磊、褚峰、雷霄、江冰,还有一个对宁琅来说是生面孔的人。

不过此时,除了前四人越过了六十层之外,其他人都还在四五十层挣扎。

宁琅全身上下汗如雨下,明明看上去只有几步之遥,但是在大道威压的作用下,却显得无比的漫长。

宁琅尝试了各种方面都没能调动体内的灵气和五行之力,甚至是他参悟空间之力时悟通的灵魂之力,他知道现在只能靠自己的毅力去坚持下去。

抬脚。

挪步。

踩下。

这寻常最普通不过的动作,在此刻却变得无比艰难,没有人能够感同身受。

如同非要来形容这个过程,那简单来说,每一步迈出去都会感受到一股钻心的疼痛。

八十二层。

八十三层。

八十五层。

当宁琅一双脚踩在八十六层的时候,他一双腿再次在跪倒在了地上,甚至上半身也差点栽在地上。

这个时候如果整个人趴在地上,很有可能会再也站不起来。

而当地上的人在没看到宁琅的身影时,再次响起了议论声。

“破了,破了,已经破纪录了。”

“人呢,人怎么不见了?难道已经被传送走了?”

“真可惜啊,只差一点点。”

“你们快看,君尧也动了,看来是已经通过幻境考验了。”

上万人抬头看向高处,君尧很快就走到了八十层,但是他也没有逃过大道威压的压迫,双脚同时踏在八十层的一瞬间,就和宁琅一样,普通一声跪在了地上。

别人看不到宁琅的身影,不代表君尧看不到。

当他发现宁琅已经走到他前面你的时候,胜负心让他很快就在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。

左脚刚迈出一步,就瞬间又被压弯,就连嘴角也已经开始溢出了鲜血。

而这个时候,登神梯上又少了六人!

那个生面孔在第五十六层退了下去。

褚峰、雷霄、罗磊三人都在六十一层退了下去。

江冰在第六十三层。

白关月在第六十四层。

此时此刻。

九十一层的登神梯上只剩下四人,宁琅、君尧、季北、林惊天,除了宁琅和君尧都已经通过了幻境考验外,季北也进入了七十层,而林惊天还在六十九层艰难的迈步。

“就这样放弃了吗?”宁琅看了一眼登神梯的尽头,心里十分不甘。

就差六步。

差六步就能登顶。

提升肉身,蕴养灵魂,将后天五行之力转化成先天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